推广 热搜: 考试动态  财会类  开通  现场确认时间  审计  自学考试分数查询  银行管理论文  起可查    一建资格证书领取公告 

非婚同居“合法化”的理性考虑

   日期:2021-07-23     来源:www.ymtyygj.com    作者:未知    浏览:448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非婚同居作为一种男女结合和家庭生活方法日益为大部分人同意、理解和宽容,并对传统婚姻和家庭产生巨大的冲击。

3、结论。

法律根植于现实的土壤。笔者觉得,应该对非婚同居给予理性的认识,给非婚同居披上“合法”的外衣;非婚同居“合法化”,给予当事人必要保护,并非说鼓励非婚同居的男女结合方法,而是说其他人都有在不侵犯他人利益的首要条件下选择自己行为的自由,任何他人不能侵犯和干预他们的自由,大家选择非婚同居的生活方法应当得到法律认同;当一方或双方遭到紧急不公平待遇时,法律就会矫正这种行为,并遵循公平的原则重新分配当事人的利益,保持当事人的利益平衡④。非婚同居本身是法律既不责难也不鼓励的行为,法律对同居者的法律地位进行尊重和认同,对不风险他人利益的同居者的民事行为予以确认,但侵害另一方同居者利益或第三人利益,法律需要对其自由意志进行干涉和剥夺。非婚同居“合法化”的目的并不是是要取代婚姻,相反是补充现行的事实婚姻规范。婚姻的问题留给婚姻规范去解决,顾虑同居取代婚姻而不给同居者肯定的法律保护,不符合法律理性思维。

[注释]

①王薇。非婚同居法律规范比较研究[M].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1~112页。

②童付章,吴素文。非婚同居关系的立法趋势与国内的法律对策[J].江西社会科学,2007年2月,第196~197页。

③转引自王薇。非婚同居法律规范比较研究[M].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3页。

④汪火良。非婚同居立法的法理探析[J].行政与法,2010年第1期,第67页。

[参考文献]

[1]史尚宽。亲属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2000:220~223.

[2]曹诗权。未成年人监护规范研究[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125~132.

[3]张希波。中国婚姻立法史[M].人民出版社。2004:287~315.

[4]王薇。非婚同居法律规范比较研究[M],人民出版社。2009:111~112.

[5]汪火良。非婚同居立法的法理探析[J].行政与法,2010,(1):67~69.

[6]陈苇。家事法研究[C].群众出版社,2010:210~218

[摘要]非婚同居作为一种男女结合和家庭生活方法日益为大部分人同意、理解和宽容,并对传统婚姻和家庭产生巨大的冲击。而国内法律没赋予同居者以法律地位,也未对这种既成事实的男女结合和家庭模式予以规制。国家对未婚同居进行科学的规范构建,调整公民之间的非婚同居关系,赋予非婚同居者肯定的权利和义务,才能解决因为非婚同居发生的纠纷,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

[关键字]婚姻;非婚同居;合法化;理性。

非婚同居作为个性自由、两性结合和家庭生活多元化的一种社会现象不但为大部分青年同意,也是携子女再婚和老年再婚的无奈的选择。基于个人自由观念和世俗的理解和宽容,非婚同居对家庭法中的婚姻规范和家庭规范提出巨大挑战。强调权利和自由的国家应为大家提供尽量多的机会选择最好个人的家庭生活方法。传统婚姻、非婚同居等所产生的核心家庭、主干家庭、丁克家庭、同性结合等家庭形式多元化已成为各国家庭法进步的一个方向。

1、非婚同居的概念。

现代汉语中的同居包含三种含义:一是指两个以上的人居住于一处;二是夫妻的夫妻生活;三是男女双方没结婚而一同生活。本文的“非婚同居”基本上采取第三种含义,是指没婚姻关系的双方一同生活,相互依靠,形成了包括感情、经济和性等方面的生活一同体。其外延排除去违法同居,如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同居。至于是不是排除不符合婚姻法规定的结婚实质性要件,没有办理结婚登记的非婚同居,有两种看法:一是双方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但不办理结婚登记的状况下公开居住肯定期限的事实状况是非婚同居,而违反结婚实质要件而避免结婚登记规范的非婚同居,是违法同居,不应给予法律保护;二是双方无配偶、无其他未婚同居关系的两个成年人,未经结婚登记,自愿地持续地公开居住肯定期限以上的事实状况是非婚同居,假如违反结婚实质要件的一夫一妻、近亲结合关系,而避免结婚登记规范进行非婚同居,是违法同居,不应给予法律保护。第一种看法对非婚同居的概念过于苛刻,第二种看法更符合非婚同居的事实,还包含同性结合、有禁婚疾病者结合、未达法定结婚年龄的结合。

笔者觉得,非婚同居者只须是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即对我们的行为及其发生的后果有认识能力和控制能力,尤其是同居者有相互的感情需要和一同生活需要,虽不达法定结婚年龄但已成年而同居生活的不在少数,假如将他们完全排除在法律规制以外,不可以达成法律规制未婚同居的目的;另外,同居双方有禁止结婚疾病不可以结婚,但彼此不生育、不传染而想一同生活的,既有益于当事人,又无害于他人,法律不应干预;双方属同性恋者同居,法律都应当予以尊重。

2、非婚同居“合法化”的必要性剖析。

非婚同居与登记结婚相比,就持续地、稳定地一同生活的实质上看没什么不一样,有些甚至生育子女。日常的非婚同居有几种状况:一是替代单身的同居,同居者不急于组建家庭或者由于年龄、身体健康情况不符合结婚条件不可以结婚,选择同居这种松散的结合,这种同居者的心理更接近单身,只是以约会和固定的两性生活伴侣来替代单身生活;二是婚姻的前奏或试婚,同居者有结婚的计划,要么想愈加深入知道他们,要么经济筹备不充分或工作条件不允许,先同居再结婚或奉子再成婚;三是婚姻的替代,要么同居者觉得同居与婚姻没什么分别,要么同居者不愿结婚而想以同居来组建家庭①;四是同性恋者的同居结合。国内2001年、2003年的新婚姻法司法讲解(一)、(二)对符合事实婚姻状况下的非婚同居赋予了与登记婚姻同等的效力,而对未构成事实婚姻的同居,假如不涉及财产问题和子女问题向法院提起诉讼解除同居关系的法院不予受理。这已经改变对非婚同居的否定性评价和谴责性态度,是非婚同居“合法化”的好开端。

(一)法律未规制非婚同居易助长非婚同居现象的蔓延。婚姻应当是以爱情为基础的结合,但日常的婚姻不但有繁琐的人际关系和法定程序,而且产生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不只影响个人而且影响家庭关系。而非婚同居中的性和爱同样是神圣而漂亮,甚至要比充斥着责任承担和利益买卖的婚姻之爱更纯粹。非婚同居通常都是以当事人之间的感情为基础所形成好似婚姻的亲密关系,并事实上持续、稳定地一同生活,相互扶持和照顾。假如同居者以为不可能做到只有一个配偶,就不选择婚姻而选择同居,相互不忠实也彼此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不需要遭到任何约束,这是避免一夫一妻制原则的行为。日常同居双方出现暴力、不忠实、侵吞财产等违法行为,尤其是那些不愿承担婚姻责任而选择同居的更为明显。假如不对非婚同居进行法律规范无异于宽容损害他人利益的行为,违反现代实质正义的需要,与现代法治理念不相符合,也容易助长未婚同居现象的蔓延。

(二)未婚同居“合法化”符合私法上的“法未明文禁止即允许”原则。结婚登记是国家对当事人双方结婚意愿和婚姻行为的公示和确认,以维护好的男女关系秩序和家庭秩序。补办结婚登记规范虽正视未婚同居的家庭生活实体的客观存在,但需要同居双方积极的补办登记的行为,不然其规范功能没办法得以正常发挥。为了控制人口数目,国内婚姻法规定偏大的法定结婚年龄(男年满22周岁,女年满20周岁)。而国内民法通则规定。

十八岁以上智商、精神完善者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成人两性生理和成人性心理都非常成熟的成年人不可以结婚而采取未婚同居方法,法律并不禁止。而当未婚同居者同居期间遭到侵害时,产生财产纠纷和子女抚养纠纷,也需要法律平衡和保护其利益。尽管各国政治、经济和社会规范不尽相同,但非婚同居从不被承认再到受保护是各国法律的较为一致的选择②。

(三)非婚同居“合法化”是对已经产生的非婚同居事实的法律后果的确认。既然法律允许当事人做出某种行为,而一旦当事人做出这种行为后法律却又不赋予其相应的法律效力,不调整因此产生的关系,这显然不符合逻辑。法律有必要理性地对非婚同居定性定位,形成有效的法律规范。非婚同居合法化,不是作为一种性行为模式,而是作为一种新的家庭生活方法的非婚同居得到法律的承认和遭到法律的规范。

(四)非婚同居“合法化”是保护妇女和儿童的需要。1804年拟定法国民法典时拿破仑说过:同居者无视法律,法律也无视他们。未婚同居关系中处于弱者地位的仍然是广大的妇女、儿童。同居的女方总是期待将来能走进合法的婚姻家庭模式,尤其是女方怀孕后,而男方可能更多的是为了满足两性生活的需要。因为男女双方的出发点和最后目的存在差异,容易致使同居关系破裂,也容易产生财产纠纷和子女抚养纠纷,而受伤的总是都是女方和未成年子女。假如同居关系只是双方的感情问题,法律不予规范无可厚非。但与婚姻中一样,非婚同居涉及双方一同生活期间的成本负担、相互照顾扶持、忠实义务、子女抚育,涉及家庭暴力和女人家务劳动无价值,所以不进行法律规范无疑对女人和子女保护不利。

(五)非婚同居“合法化”是对人权的尊重。宪法上的人权原则,反映在民法上就是私法的意思自治原则,具体到婚姻法范围就是婚姻自由原则。婚姻自由应当包括结婚的自由与不婚的自由,只须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及公序良俗的状况下未婚同居应当遭到法律保障,如此才能体现出对公民人权的尊重。法国1999年颁布《紧密关系民事协议与同居关系法》(2000年1月生效),并相应修改民法典,将紧密关系民事协议与同居放在人法卷的最后一编。除婚姻外,法国将同居分为登记紧密关系民事协议和自由同居两种。私法上应该最大限度地赋予民事主体充分而广阔的自由空间,结婚与否,采取哪种家庭生活方法,是不是需要法定形式来记录我们的结合与离别,非婚同居“合法化”可以给民事主体的权利自由以更大的尊重。

(六)非婚同居“合法化”是健全家庭法的要紧步骤,并非对婚姻规范的冲击。非婚同居一直游离于道德、法律和社会力量的边缘,到底是合法还是非法,符合什么法,遵照什么法处置同居纠纷,是第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管法律承认与否,世界上很多国家非婚同居组成家庭,甚至生育子女的现象很常见,北欧国家的非婚生子女比率为45%到65%③。虽然婚姻的地位的确有所降低,但那是婚姻规范本身不健全致使。婚姻并不是组织家庭的唯一方法,家庭法应当做出相应健全,不但健全婚姻规范而且规制非婚同居。非婚同居“合法化”是婚姻规范的补充。由于非婚同居“合法化”有肯定的条件的,遭到法律规制的非婚同居第一需要符合婚姻法规定的要件,同时放宽了婚姻法保护的对象,如需要男女双方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而不需要需要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如不需要其双方或者一方无禁婚疾病,如不需要双方需要异性等,这是对婚姻规范的补充和健全,并不导致对婚姻法的冲击。事实上,婚姻不是通向家庭和两性生活的惟一桥梁。现行法律规定与社会事实状况脱节时,法律的规范性用途就难以发挥,因而非婚同居合法化是补充婚姻规范的要紧步骤。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